厨师帮人被砍转当牧师‧餐厅专聘罪犯助再生

厨师帮人被砍转当牧师‧餐厅专聘罪犯助再生(吉隆坡)隆市一家平平无奇的餐厅,却是“和平饭店”的现代版。原是一间五星级酒店总厨师的张恩忠,生平爱打抱不平,有一次他因多管闲事,帮陌生人“出头”,被一帮人马砍了几刀,入院缝百多针。此后,张恩忠自觉骨子里流着行侠仗义的血液,毅然卸下厨师袍转当牧师传福音,以帮助更多的弱者。他有感于一些从监狱、改造中心和戒毒中心走出社会的“再生人”,如毒贩、嗜毒者、强姦犯、误杀的犯人或缅甸难民受到社会的排斥,遂创办一间非洲餐厅,亲自传授厨艺栽培。张恩忠的故事,不禁让人想起周润发主演的电影《和平饭店》。现年48岁的张恩忠13岁开始便向父亲学厨艺,经过6年的磨练,终于在19岁时崭露头角,事后更在一间五星级酒店担任饮食部总经理兼总厨师。他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做厨师是父亲对他的期许,因为厨师这行业不易饿死。不过,十多年前他因为帮一名陌生人“出头”而被人挥刀乱砍后,他的人生从此改观,更毅然辞去如日中天的事业,改行做牧师。放下镬铲自修神学他娓娓道来说,当年蕉赖大制水,许多地区面临没水用的窘境,水槽车来到他住的地区派水时,突然发生居民“抢水”事件,他因偏帮其中一方,结果被砍了几刀,缝了百多针。“那时我就在想,我为甚幺会为一个陌生人牺牲,承受肉体上的痛?人的一生都在吃饭、睡觉、赚钱,不可能就这幺简单,我们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,如帮助有需要的人。从那时起我终于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和方向。”张恩忠认为做牧师能帮到许多人,便在30岁那年丢掉“镬铲”,自修神学,37岁当牧师。近年来,他发现有许多“再生人”走出监牢、戒毒中心后,受到家人嫌弃和社会歧视,在难以找到工作和不获家人关心下,很快的就又重蹈覆辙,走回头路。教导烹调管理餐厅为免这些人再堕落,张恩忠决定在蕉赖康乐花园的巨人霸级市场开设一间非洲黑人餐厅“Manna Cafe”,专门聘请被社会遗弃的“问题人物”做工,好让他们在这间餐厅重拾人生,开始新的生活。“从改造中心出来的人,可能已失去信心和斗志,很怕去外面闯,所以他们可以在这间餐厅重新找回自我,建立自信心,并通过信仰树立人生价值观。”“人就只有一条命活着,我要让他们活得有价值,所以我教他们烹调和管理餐厅的技巧,希望他们有一技之长,将来有所作为。”张恩忠披露,如果这些再生人他日找到更好的工作,他会放手让他们出去闯,并不会加以挽留。询及在帮助这些再生人重过新生活的过程中是否遇到阻力,他坦承的确很难把这些人教好。“例如要一个吸毒的人改好很难,我没办法做甚幺,只能靠耶稣的爱来感动他们。我相信10个人里面有1个会改好,而这一个就是一颗种子散播出去,感染其他人改变。”见证人的话:戒毒学厨艺获重生来自柔佛昔加末的颜国忠(41岁)18岁染上毒瘾,是戒毒中心的“常客”。拥有烹调经验的他戒毒成功后,决定留在“Manna Cafe”学煮黑人餐,重过新生活。不过找回自信的他已另谋高就,到别的餐馆工作。他说,他在1985年染上吸大麻的习惯后,表姐为助他脱离毒瘾,把他带到吉隆坡做煮厨,怎料吉隆坡的毒品更便宜,也更泛滥,致使他的毒瘾再次发作。“我多次进进出出监狱和戒毒所,一直到2005年,受到一名朋友的影响,走回正途。”出狱感激餐厅收留53岁张志忠年轻时是一名私会党徒,无恶不作,曾经贩毒、吸毒、勒索和打抢等,被警方援引紧急法令扣留60天后,再转押去木寇山扣留营扣留2年,接着在怡保朱毛限制居留一年。他说,2005年年尾他因身上藏毒,在半山芭地区落网,被判坐牢一年。获释后,他下定决心改过自新,经朋友介绍,来到“第二次机会之家”做义工。“我年纪不小了,又曾是个吸毒者,很少人接受我或愿意再聘请我做工。还好让我遇到张恩忠牧师,他愿意聘请我到餐厅工作。我非常感激他收留我,给我一份稳定的工作。”张志忠指出,他每天负责驾车到巴剎买菜,回来餐厅后就在厨房帮忙。每逢週末,他就载送教友到教会聚会。17岁儿接手餐厅张恩忠在传授厨艺给所有“再生人”后便功成身退,把餐厅交给17岁儿子张弼成全权打理,自己则专注在教会的事工上。张弼成儘管身为“老闆仔”,但他却没有“二世祖”的架势,反而降低身份和其他人一起做事,从下订单、收钱、烹煮、洗碗等,他都亲力亲为一手包办。张弼成说,初时他也不懂得如何经营餐厅,他是秉持着只要有心学,就一定会的道理而向父亲讨教和研究,如今他已会下厨。前往深造母助管理“开始学煮时,我的父亲先做,我在旁看,过后我才下手做,父亲在旁看,接着我就慢慢掌握烹煮技巧,现在下厨已经不是问题了。”不过,张弼成目前已前往深造,餐厅暂由母亲管理。餐厅收入捐教会“Manna Cafe”餐厅自营业以来,生意越做越好,深获顾客好评,一些住在甲洞或偏远地区的黑人甚至慕名而来,以品尝家乡美食。张恩忠披露,由于他是以基督教社会福利的身分开餐厅,所以他会把所赚取的收入悉数捐献给教会,以发展慈善工作。向黑人学煮非洲餐他强调,餐厅是自生、自立和自存的,并没有透过外界捐钱来发展福利工作。他指出,他在开餐厅时原本打算以中西餐为主,但他后来发现有许多非洲黑人在附近一间大学学院就读,便决定做非洲餐。“我向黑人讨教非洲餐,然后再慢慢研究,才成功烹煮出具有他们当地风味的非洲餐。”米饭分量多让顾客吃饱张恩忠设立的非洲餐厅,食物价格大众化,而且分量十足,提供的米饭分量比一般饮食店供应的一小碗白饭还要多一倍,因此顾客肯定可以吃得饱饱。张恩忠说,这是因为非洲黑人的食量很大的缘故。“为配合他们的饮食习惯,餐厅供应的食物分量都会比较大分一点。”他提到,黑人喝水量很大,所以凡到餐厅消费的顾客都会获赠一瓶水。此外,餐厅推出很多经济餐,价格介于5至20令吉之间,相当便宜。由于餐厅的隔壁就是教会,每逢週末都会有礼拜仪式,所以到餐厅光顾的非洲黑人都会把这儿视为神圣的地方,不会在餐厅内吸烟喝酒。提供宾至如归家庭餐张恩忠指出,餐厅着重在烹煮家庭式的餐点,是为了让离乡背井的非洲黑人有回家的感觉,尤其非洲黑人无辣不欢,他更是以瓜子、苦叶、羊角豆、芫菜和番茄这些食材特製出5种比较偏辣的酱料给他们。“这些酱料是用来配牛脚、羊肉、鱼类或鸡肉吃。”他说,黑人每次用餐时都会配上以高蛋白质的麦芽麵粉煮成的粉团,而为了不让粉团黏手,他们都会手指沾水捏粉团。餐厅名喻“天赐神粮”张恩忠把餐厅命名为“Manna Cafe”,意指“天赐神粮”,主要是确保人人都有食物吃,同时在精神上有所寄託。他笑言,人以食为天,每个人每天都要进食,所以开餐厅,就不怕会饿死。他说,他是以“精明管理”(Smarter Program)的方式,即学习(Study skill)、记忆(Memoriy skill)、表达(Articulate skill)、阅读(Reading skill)、想像(Thinking skill)和企业(Entrepreneur skill)来培训这些“再生人”。“运用精明管理的方针经营餐厅,能使再生人在学习的过程中事半功倍。”‧2009.11.07